0885_a2045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跑出有一段距离,白晶晶朝我喊,“我看着像。”

“给我站住。”我恐吓着追过去,白晶晶一听动静跑得更快了。

一直追到附近的公园,我才抓到她,她穿着平底鞋,而且看那架势应该是经常跑步的,给她揪到公园的长椅上,挠着她的腋下,“再说一遍,像不像?”

“像。”

“嘿,看我不收拾。”

“我是说真的,惠子小姐确实很漂亮,连我一个女的,看了都差点被她魅惑住,更别说是男人了。”

“额,女同,额,可怕。”我做出一副嫌弃的表情,指白晶晶是有百合的心思。

“讨厌。”

等我俩闹够了,就一起靠在长椅上,数着天上的星星,今晚不太冷,白晶晶没有急着回去的意思。

猛地滑过一颗流星,白晶晶推我一把,“快许愿。”

被她点醒,我学着她双手合十,心底许下虔诚的愿望:愿小姨早日平安归来,满血复活。

清纯的花仙子唯美写真

对着流星许愿,是小时候从电视里学来的,到底有没有效果,也没有半点根据可考,但用来寄托一种心思,却再合适不过。

白晶晶许了什么愿望我不清楚,问她也不讲,她说,讲出来就不灵验了,见她一脸认真,我就没再逼着问她。

一直坐到夜深,街道寂寥,我们才回到会所,白晶晶坐车颠簸劳累,又出去逛半宿,我不想她太受累,直接给她送回房间。

“哟,转性了还。”白晶晶见我站在门口不进去,就坐在床上调侃起来。

“再说,再说我就进去了!”

“进来嘛!”

被连番挑衅,我一个劲步冲过去,将她扑倒,嗅着清香,再也忍不住,亲吻她的额头,嘴角。

一吻天荒,不知吻了多久,感觉要岔气的时候,我才松开她,“好好休息。”

白晶晶微微颔首,拉开被子钻进去,“晚安。”

天和棋馆的大赛轰轰烈烈开始,刚开始没什么反响,但随着时间推移,参赛的人越来越多,东洋的棋友也逐渐增加,显然对他们的将棋是势在必得,至于围棋和象棋,也有东洋棋友参与。

一来二去,这场大赛就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,经媒体一宣传,珠三角各地的棋友纷纷赶来,离得远一些的,甚至有燕京城的棋友慕名前来参加。

一场被誉为文化交流的大赛,被推得越来越火,直至风口浪尖,甚至有传言说,珠海乃至燕京城的父母官,也希望华夏的棋友踊跃报名参与,因为这不单单是文化交流,也是为华夏文化争气,就是再不堪,也不能在本土输给东洋文化吧。

于是乎,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起这场比赛,各地的棋友纷纷前来,山田惠子看到这一幕,不但没有因为地方小,接纳不下棋友而失落,反倒是满面微笑,甚至新增一大批工作人员,将白天可以比赛的人安排到一起。

这样一来,比赛就不仅仅在晚上进行,可以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一时间,山田惠子和天和棋馆的名头,传遍华夏各地。

白晶晶将棋比赛的第一场,对手是一个东洋棋友,但他在自己非常拿手的棋种上,却败给了白晶晶,输得特别彻底。

江葵之也有参与,她选择的棋种是象棋,第一场也取得了胜利。

“耶。”白晶晶在棋馆外跳起来,“罗阳,我感觉,越来越有信心了。”

我将白晶晶抱起来转一圈,以华夏人的身份,操东洋的棋规,却赢了东洋人,我为她感到自豪,“晶晶,在我眼里,就是最棒的。”

江葵之看到这一幕,干咳一声,把我拉到一边,“罗阳,搞什么,真的不在乎王伟了吗?”

“当然在乎。”

“那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江葵之用头点点白晶晶的方向,刚刚我们抱在一起的场景,她看得清清楚楚。

“晶晶她将棋第一场胜出,我当然得为她庆祝,赢了没有,要不要我为庆祝?”

江葵之闻言,双臂护在咪咪前,“还是算了吧。”

更4@新最*快!上a"

我见状一愣,江葵之绝对听误会了,我说的为她庆祝,可不是要抱她。

“走吧,到咖啡店去庆祝,我请。”

带上白晶晶,我们三个坐进附近的咖啡厅,里面有很多刚比赛完的棋友,都是来这里放松的。

随着比赛被扩大宣传化,原本不太在意输赢的人们,此刻却将输赢看得比较重,都觉得赢才是争光,输就是丢人,丢国人的脸。

“罗阳,有没有发现,这场比赛的背后,好像有一只暗中操控的大手,它就是希望比赛被扩大化,让人们更看重输赢。”

“何以见得?”不得不说,我还真的有这种感觉。

“具体我也说不上来,就是觉得蹊跷,开始只抱着交流的心态来参赛,可现在却被带动起来,很想胜出,不想输。就是不知道这只大手,到底打着什么主意?”江葵之越说眉头皱得越紧,她很想了解真相,却找不到下手的地方。

白晶晶一边喝咖啡,一边眼睛滴溜溜地看我,“我倒是觉得,这个幕后黑手是东洋人。”

“哦?”

我和江葵之同时停下,齐齐看向白晶晶,从进来之后她就没一句话,但此刻却是一鸣惊人。

“们别那样看我,棋馆是东洋人开的,最近又来这么多东洋人,而且平均分布在三个棋种赛里,我就是觉得,他们不光想赢将棋为国争光,还想赢象棋和围棋,来嘲讽我们华夏。”

“嘿,别说,晶晶挺聪明的。”我拍拍她的肩膀,江葵之在场,我不好做得太过亲密。

“别敷衍我,只要是个人,都想得明白。”

白晶晶说完继续喝咖啡,但她的话让我和江葵之老脸一红,我俩刚刚想得太复杂,根本就没往这方面考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