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25_a2051

   ♂? ,,

   “我想怎么样?”杨宁微微一笑:“这句话应该是我问,而不是问我。”

   朴兴康并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杨宁,如果眼神能杀人,杨宁怕早已成了千疮百孔的活靶子。

   “咱们无冤无仇,处心积虑的要杀我,还问我怎么样?”顿了顿,杨宁又道:“对,可能会说,其他帮派也干了,所以他们如今付出了代价,被周记以及洪义社整得快没地方躲了。”

   “外面那些动静,都是搞出来的?”朴兴康露出吃惊之色。

   “当然,他们只是有想法,而们不一样,是直接对我动了手!”杨宁似笑非笑道:“如今还有脸问我,我想怎么样?不觉得,这很可笑吗?”

   朴兴康沉默,但很快,他就怨恨的瞪着杨宁:“杀了我的儿子乌睿。”

   “这是两码事,要杀我,难道我就活该伸着脖子让砍?无论做什么事,都要想过为此付出的代价,做买卖,难不成只准赚钱,就不会出现亏钱的可能?别把每件事都想得很好。”

   杨宁漠然道:“自信固然好,可太过自信,就是自大了,因为,并不理解我。”

   朴兴康死死盯着杨宁,事情到了这一步,坦白说,他确实有着悔意,可更多的,却是对杨宁的恨意。

   只是,恨又能如何?

   正如杨宁说得那样,他对眼前这个浑身上下都透着神秘感的小子,确实了解得不够深,这也直接导致他眼下面对如今被动的局面,更是让亲子乌睿死于非命!

   清纯条纹睡衣少女粉嫩小嘴唯美写真图片

   “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。”朴兴康沉默半晌,缓缓道:“可以杀了我,就算不杀我,我也会疯狂的报复,因为杀了睿儿,整件事不存在谁对谁错,弱肉强食,丛林法则,就这么简单。”

   “有道理。”杨宁若有所思的盯着朴兴康,然后道:“想必,无论我问什么问题,都不会说,对吧?”

   朴兴康冷冷的笑了笑,浑然没有丝毫惧意,不可否认,他确实是一个枭雄式的人物,只可惜,如今却要踏入绝境,多少有那么点落寞。

   只是,他很快就感觉到大脑传来一阵昏眩感,同时,他觉得,杨宁的眼神很诡异,在这种目光下,他有种体无完肤的麻木感。

   渐渐的,朴兴康的眼神出现了呆滞,变得木讷。

   “是谁指使对付我的?”杨宁很随意的问了句。

   “岭南商会,汪家。”

   汪家?

   岭南商会?

   杨宁脸色骤冷,这汪家莫非真吃了熊心豹子胆?

   杨宁并不否认,汪家是否具备这样的财力,可杨宁却不认为,汪家就具备这样的气魄跟胆量!

   要知道,他这次前来港城,完就是心血来潮,事先连孙思溢、郑卓权等人都没预料到的,杨宁绝不相信,汪家能在他身边放眼线,还直接跟踪到港城来。

   还有一点,汪家即便有钱,可想要让港城大大小小的社团买账,除了财力外,还需要极深的背景,这点,汪家办不到!

   “还有谁?”

   杨宁冷冷的问道。

   “东南省,蔡司令。”

   听到这个回答,杨宁目光一闪,蔡司令?莫非说的就是蔡荣冲?

   八成是,否则,杨宁实在想不通,还有哪个姓蔡的能这么恨他。

   只是,这蔡家人应该知道他的身份呀,自始自终,难道都不担心东窗事发?

   尽管有疑惑,但杨宁可自始自终都没怀疑,因为在幻瞳术的作用下,他很确信,面前的朴兴康,绝不会撒谎!

   “还有没有其他人?”杨宁沉声道:“一口气说了。”

   “我只跟蔡司令接触过,他并没有细讲,但我可以肯定,整件事至少还有好几个人在暗中谋划。”

   朴兴康的回答,让杨宁忍不住皱眉。

   眼下,杨宁对朴兴康没有丝毫兴趣,但如何处理这个人,杨宁也早就有了想法。

   取出一支录音笔,杨宁缓缓道:“把这些年做的不法事部说出来。”

   …

   两个多小时后,九龙警局大门外,出现了一辆古思特,停下后,一男一女被人从车上给扔了出来,同时,还有一个小盒子。

   当做完这一切,这辆古思特以极快的速度驶离,让闻讯赶来的警察目瞪口呆。

   半晌,经过简单的排查后,确定这小盒子没有危险物品成份,才被打开,里面是一支录音笔。

   点开录音笔,听着一大段自述后,在场的警察一个个脸色大变,吃惊的看着审讯室里的一男一女。

   很快,这件事也惊动了很多高级警员,这些人当即拍板,组成侦破团队,对审讯室里的一男一女进行审问。

   这一男一女,便是朴兴康跟那个叫明珠的冷艳女人。

   当然,他们的下场如何,杨宁没兴趣关心,他如今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回内地,把事情给搞明白了。

   关于港城地下世界的纷争,杨宁没有去搭理,至于那几块地皮,杨宁也跟刘老板等人说过了,过几天会让一个代表人跟他们签署正式的转让协议,然后,杨宁就秘密的返回内地。

   他前脚刚离开,就有一艘远洋游轮登岛,有一男一女从游轮上走下,男的是一个戴墨镜的男人,看不出年纪,但肤色透着沧桑感,他的右臂上,有一个骷髅十字架刺青。

   至于女人,一头金发,妩媚动人,而且身材火辣,每次出现,往往都成为旁人眼中的一道风景线。

   “还是来迟了吗?”男人微微一笑。

   “这都要怪柯尔先生,如果我们乘飞机来,早就到了。”金发女人娇嗔道。

   “能跟美丽的夏尔米小姐一块出现,领略沿途的风景,那可是我的荣幸呀。”男人正是柯尔道拉斯,一直以来,他都很少以真面目示人,外界传闻他是一个糟老头子,也有人说,他是一个面目狰狞的恶汉,可谁能想到,柯尔道拉斯竟然是一个极有男人味的绅士。 [ 首发

   “现在咱们上哪去?总统阁下可是不断追问我,我都快被烦死了。”夏尔米娇媚的朝柯尔道拉斯抛了个媚眼,显然,这一路上,他俩必然发展过一些超越友谊的事。

   柯尔道拉斯抬头看了看天色,脸色凝重,一旁的夏尔米也安静的等待,没有打扰他。

   半晌,柯尔道拉斯叹道:“天色渐渐暗了,气温反常,有些沉闷,这是要下雨的征兆呀。”

   “那又如何?”夏尔米表现得跟个好奇宝宝似的。

   “自然是得尽快找一个酒店,然后洗个澡,好好休息一下。”柯尔道拉斯露出一抹坏笑。

   “讨厌。”夏尔米赏了柯尔道拉斯一个媚眼,然后直接挽住对方的胳膊。

   只是,不经意间,柯尔道拉斯斜了眼一旁的夏尔米,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