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26_a2072

♂? ,,

,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!

翻来覆去有点睡不着,本想给许思念发个信息道歉一下的,可是又觉得不太诚恳,态度不认真,还是约她出来请吃饭再说吧。

半夜,我起来上厕所的时候,从厕所出来,关了灯后,感觉窗口外有人影,人影就晃在窗上。

我的心咯噔一下!

是人!

真是人!

窗外有个人。

我马上偷偷下床,在房间里找武器,然后慢慢溜过去,到了窗口边,哗的一下扯开窗帘,然后打开窗!

外面拿人飞速的顺着管道滑下去,我根本还没看到他的脸,直接就滑下去,然后滑到了地上,就跑了!

妈的是小偷吗?

我马上跑到楼下,找正在看着手机里电影的前台,说有小偷从我窗口那里趴着,然后爬下去跑了。

洛丽塔mm诱人私房照

前台问我要报警吗。

我看着她,是啊,要报警吗?

她问我:“被偷了什么?”

我说:“我什么也没被偷。他是在那里,估计是伺机想要进来哪个房间偷东西的。”

前台估计是怕报警了麻烦,而且给酒店带来不好的影响,就说道:“房间门窗都有防盗拦网,不怕的。”

对,房间每个窗都有防盗网的。

我细想了一下,感觉不对啊,小偷来酒店偷东西,爬窗口上来,钻进来偷客人东西吗?能偷到什么呢?如果我是小偷,我干嘛不去爬居民的住房,那还比较好爬而且有财物更多。

还有就是,每个房间都是有着这样的防盗网,他们也很难进来啊。

难道说!

那人是针对我的?

是来监视我还是来跟踪我的?

我一下子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出一身冷汗,妈的也许是人家找人想要来干掉我的呢?

靠!

我怕了。

这地方不能住了。

绝对不能住了。

可我不能大半夜的就搬出去啊,我就要求换了个房间睡,前台无奈,让我收拾了。

明天我就搬东西,不住这里了,我装好的那些摄像头什么的,都要拆了。

想来我也好久了,没看过监控那些东西了,因为那些东西,我看了那么久了,根本找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,我都已经绝望了不看了。

其实,我早就想搬了,自从以前被人跟踪过的时候,我感觉这里已经不安了,此时不跑更待何时。

再重新找一个安一点的地方。

先去上了班,上班回来了,下午我就去退租,然后搬走东西,然后看看有没有人跟踪,接着在离青年旅社不远处,又找到了一家青年旅社?

这是怎么回事。

一问,靠,才知道,那边我住的青年旅社,是一起的,那边的青年旅社是姐姐开的,这边的青年旅社,是弟弟开的。

好吧,就这里也可以吧,我看看这里小巷子挺深,而且四通八达,暂时不会有人知道我会搬来这里,我就租了,先租一个月,押金一个月。

我还要做一件事,我今晚要去守着那边青年旅社的我窗口那里,我要在下面看,看到底是谁爬上去的,是小偷还是跟踪我的人。

睡了一下。

这里还是不够那边的青年旅社好啊,那边的采光好,这边采光差,月租也便宜一点。

不过听老板说,这里有不少美女长期租住,我往下左右上面看去,确实不少女孩子晒着的衣服。

算了,就这样将就吧,我什么时候才有自己的房子啊。

可是我心想,要是我有房子也不行啊,康云等人这么想对付我,万一到时候找人烧了我房子咋办,还是不能买啊,我还得罪了那么多人,章xx,马玲,卢草,一个个的都残废了,她们恨不得生吃了我,到时真的会一把火烧了我房子啊。

想到烧房子,如果昨晚那个爬上来的真的是这些人当中派来对我报复的,会不会直接就烧了青年旅社啊?

那可出大事了。

不过我料想不会那么疯狂,针对我而已,烧了整栋楼,对她们没好处,况且更是代价太大。

不过如果我是章xx,卢草,马玲,都被弄残废了,大家一起出点钱集中起来,弄个道上的价格二十万找人干掉我,那也没多难的,不过一人几万块钱。

是的,人命在一些人的手中,眼中,就是那么低廉啊。

不过二十万而已。

住在这里,我也没有什么安感。

但没办法,我就是在监狱里也没安感,去哪里都没有安感,除非我离开这座城市,金盆洗手,去一个她们找不到的地方才行,甚至老家都不能回。

做人难啊。

不要轻易得罪人最好,夜路走多了,始终遇到鬼。

我坚信这个理,但不得罪却不行,不得罪又如何铲除这群为非作歹的妖孽?

在床上迷迷糊糊睡了一觉。

接着当晚十二点,我就去蹲守了。

到了青年旅社楼下,我找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。

那个我一直租住的那间房,貌似有人住进去了,因为开着灯。

妈的,想到昨晚那场景,我还有点怕,大半夜的窗外有个人盯着,不知是人是鬼的,吓得我够呛。

妈的,都秋天了,怎么还那么多蚊子,我有点后悔穿了短袖出来,想回去换长袖,却又怕错过了。

到了两点钟,凌晨两点多,我有些犯困了,不停打哈欠。

打着哈欠的时候,看到两个人,对,是两个人,黑色长袖黑色裤子黑色鞋子,像夜行衣一样的衣服,那衣服是卫衣,连帽子的,他们在楼下套上了帽子,然后是戴着黑色口罩的。

靠,是这两人吗?

不对啊,昨晚明明是一个人,而且那个人并没有穿这样的衣服的。

先看看再说。

我正看着的时候,一辆车开过去,灯光照过来,很亮,两个黑衣人急忙躲藏了。

一会儿后,车子过去,他们出来。

出来后,他们两看着旁边一栋民楼,一个帮另一个的爬上去了。

怎么是爬这栋,却不是爬的青年旅社?

难道昨晚我遇到的真是小偷?

两人翻上去后,爬到了三楼的一间房子窗口,然后用不知什么工具打开那窗,接着钻进去。

我分明看到的是,一个在外面接应,另一个在里面不知干嘛,应该是偷东西。

靠,是小偷。

我马上走远一些,然后打电话报警,警察问清楚后,说马上到。

我又折回现场。

看到那个小偷还在挂在那里,警惕的看着四周楼下。

突然,一个声音在上面叫:“啊!有人!”

“小偷!”

“有小偷!”

“抓小偷!”

尖叫声叫起来,看来是被屋主发现了!

外面那个黑衣人马上迅速的爬下来,如同蜘蛛人,哧溜几下就到了楼下,然后马上就跑。

我原本想追的,可我担心他身上带刀,一般来说,小偷都是带刀的,那是他们作案工具,也是防身工具,怕被人抓住了打死。

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跑了。

楼上那个就没那么幸运了,似乎已经被制服,因为上面有打斗声。

一道车灯扫过来,是警车来了,我赶紧过去跟警察说在上面。

警察马上分两个守在下面,其余几个上楼。

果然,那屋的屋主,和邻居抓住了小偷。

屋主是个女的,屋主发现了登堂入室盗窃的小偷,大喊起来,然后和小偷打到一块,聪明的屋主读小学的女儿开门跑邻居家敲门求助,邻居几家人菜刀棍棒哑铃齐上阵,过去就把被女屋主死死抱着的小偷给制服了。

警察说女屋主这样做太危险,万一小偷有刀子就麻烦了!

女屋主说今天刚去银行取了十万块钱,准备明天拿去给老公做手术的钱的,小偷进来拿了这些钱,她死也要保住十万块钱。

一问小偷,原来这两小偷,在女屋主去取钱的时候,就已经从银行外面跟着到她家了,而且都踩好点了,今天晚上是偷,偷不到抢也要抢到,事实上那个小偷身上带着刀的,但慌乱中,他没敢捅女屋主,女屋主命好,捡回了一条命。

但也是小偷命好,偷钱被判几年,如果一刀捅死女屋主,那就是死路一条。

我过去看了看小偷,发现他长相特征和昨晚我见的那个一点都不一样,难道是另外一个?那个人头发是边分,我昨晚从上面看下去一清二楚,虽然看不清脸,但是身材和发型相差太远了。

警察逼着那小偷说另外同伙在哪,长什么样,小偷拿着手机出来,有他和另外同伙的合照,我一看,也不是昨晚那个。

这可纳闷死我啊,到底是小偷,还是有人找人来干掉我,监视我?

警察录口供,问我怎么发现的。

我随便撒了一个谎,就说我口渴,也想买一包烟,就出来买水买烟,结果走到这里一看,两个黑衣人爬上去楼上,才知道小偷,就打了电话报警了。

警察问完后,也就押着小偷上车走了。

一切恢复平静。

我也回到了房间,但我却平静不了了。

妈的,这两个小偷,和昨晚那个,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啊。

看来,我以后出来外面,要小心翼翼的谨慎才行。不然别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