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29_a2072

   朱华华有时候会让我想到梁语文。..cop> 一样的身板挺直,一样的身材,一样的性格直爽。

   不同的是梁语文心思比较细腻,温柔体贴,但我相信朱华华一样能做得到。

   只要和她在一起,她肯定会做得到对我那么的好。

   一样会照顾我,爱护我,呵护我,温柔体贴,对我千般好。

   这些天,我突然的,陷入了纠结之间。

   我从心底里冒出一个想法,我想对朱华华表白,告诉她我喜欢她,我想和她在一起,但又不敢去和她真的说。

   我不是怕被拒绝,而是怕我自己会后悔,担心自己某一天突然又不想和她在一起了,放弃了,因为贺芷灵对我选伴侣的影响十分的大,真的怕哪天贺芷灵对我勾勾手,我立马就甩了我的女人,毫不犹豫扑向了贺芷灵。

   想了好几天,最终还是决定不要和朱华华说的好,先这么走下去,看看再说吧。

   过了几天,黑珍珠告诉我,对那明华酒店的进攻,已经做了周密详细计划,让我去参与布置。

   我带领的是后街的兄弟们,是必须要去的。

   去听取了黑珍珠的进攻计划之后,我说道:“让人假装赌客,让眼线带进去,然后在里面闹,接着再找人进去打架群殴闹事,这是很好的想法,可是万一打不过人家呢?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打不过就是死。”

   版妖半纯真都市女生

   我说道:“别搞得真的会去送死一样,如果去了的话,会被打得军覆没,那还是不要冒这个险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你说该不该去。”

   黑珍珠看着我。

   我捂着了额头,说道:“还要我怎么说呢?”

   去,可能会被打得军覆没,这很有可能,即使是打赢,一样是两败俱伤,他们输,我们也输,大家双方肯定有人受伤,可能会有人死。

   如果不去,这和四联帮的争斗何时休?

   一直斗下去,斗到什么时候去。..cop> 四联帮不停的壮大,早已甩了我们几条街,如果我们不去制止他们的步伐,他们还会继续壮大下去,到时候恐怕膨胀后升级后的他们,吃我们如同蟒蛇吞小白鼠。

   有机会,就该去尝试进攻,能赢一场是一场,斗争就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   我说道:“不去就错过好机会,去了的话,肯定有人受伤有人死。我认为,如果有好机会,还是要把握的。现在也只有我们能拦得住他们的脚步了,好在贺芷灵帮着我们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不是贺芷灵帮着我们,我们是在互利,互相合作,互助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对,互相合作,互相帮助,互相依赖生存。为了敌人为了生存而走在一起的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可是我们比她要付出的太多了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是,我们是奋战在第一线上的,身先士卒的是我们,上战场的是我们。受伤的是我们的人,死的是我们的人。可是啊珍珠姐,贺芷灵也不容易,她虽然是看着站在幕后,但她一样的时时刻刻遭受着死亡的威胁。她是不会上战场,但是那些人对她虎视眈眈,从没有放弃过要整死她。作为上战场的士兵,和作为幕后的总指挥,都一样的身处战场,没有特殊例外。”

   黑珍珠说道:“那就打!”

   我说道:“好。找机会。”

   我们已经忍了四联帮那么久,被四联帮攻击了那么久,那么多次,好不容易和贺芷灵合作了,才有这反击的机会,扯起了反攻的大旗,怎么能畏畏缩缩不敢去打呢。

   回去,在监狱我跟贺芷灵说了这事。

   说我们愿意去打这场仗。

   贺芷灵说好。

   很淡然的样子。

   我看她淡淡的这样子,算是对我十分的冷淡了。

   我说道:“其实这几天,我想和你聊点事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没空。”

   她抬头看着我,然后继续埋头下去,看报告。

   我说道:“我不是一个什么好人,我口口声声说爱,爱得太可笑,是吧。你可能无法理解一个人能同时喜欢两个人,但我就是这样子的,我不仅是喜欢两个人,我喜欢很多个人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就说这些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是,就说这些,想让你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货色。”

   贺芷灵哦了一声,然后继续看报告。

   我说道:“那,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。以后不理我?或是不再考虑我,什么什么的。”

   贺芷灵说道:“我没考虑过你。”

   我哦了一声,笑笑,说道:“好。”

   和她聊天,我永远不会能够听到我所想听到的话的。

   她永远不会说暖心的让我舒服的话。

   很少,很少。

   在离开了她办公室门口之后,我带上门的时候,偷偷的留了一条门缝,然后假装离开之后,返回到那门边,往里面偷看。

   看到贺芷灵双手撑在桌面上,捂着自己的额头,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和眼睛,不过也能看得出来,她心情不是很好。

   看来我这么做,还是伤害到了她。

   看她难过,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,我无意去伤害任何人。

   可是对于贺芷灵,我追求她,她不接受我,一直要考验我,甚至明确告诉我,我和她没有将来。

   为了贺芷灵,那我是一直要追求下去,然后拒绝所有对我有好感的女人吗。

   拒绝彩姐,拒绝薛羽眉,拒绝格子,拒绝林小慧,拒绝纯净,然后她们都各自奔向了各自的幸福。

   我再拒绝朱华华,拒绝谢丹阳,拒绝黑珍珠,然后朱华华,谢丹阳,黑珍珠,她们最终也将会是各自投入各自遇到的幸福。

   到时候贺芷灵不跟我,我反倒是被彻底抛弃了,这些好女人,美女们都离开了我,我成了单身狗。

   原谅我就是这么自私,之前的那些女人可以错过,可是朱华华,黑珍珠,这些女人,我不想错过。

   哪怕就是能和其中一个好,即使贺芷灵不愿意和我在一起,相信这辈子我一样能过得很幸福。

   贺芷灵明显表现出不和我在一起的趋向,她即使和我发生了什么,也不打算和我有将来,所以我认为,也许我现在做的事并不道德,但是这个选择是正确的,和朱华华在一起也好,和黑珍珠在一起也好,至少她们以后会留下来我身旁陪着我,和我在一起。

   但是贺芷灵却没有打算在我身旁停留,她还在想着骑驴找马,应该是这样。

   一个女人不愿意选择一个男人,百分之九十的原因就是她不够爱这个男人,仅此而已。

   贺芷灵不够爱我,这就是原因了。

   她会为看见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而吃醋难过,但她却无法做出坚决和我在一起死磕到老的决心。

   让她好好自己想吧,也许她自己一直都在纠结着,到底该不该选择我。

   已经纠结了那么久了,我想我给她的时间也已经足够多,不想再为了她这么忍耐下去,不和别的女人接近,和朱华华在一起,也没有什么不好的,这多美的一个女人,多有性格,对我也好。

   回到了办公室,心乱如麻。

   点了一支烟,靠着椅背,看着天花板。

   朱华华敲门进来了,看我一副无精打采这样子,问道:“你怎么了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没事,最近太忙了,累着的。”

   朱华华说道:“刚才我去了贺芷灵那里,看她不是很高兴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是吗?怎么不高兴。”

   朱华华说道:“她好像哭了。”

   朱华华盯着我的眼睛。

   我坐好了,贺芷灵哭了?

   我一听,贺芷灵哭了,心里更是不舒服了。

   朱华华还在盯着我看着。

   我说道:“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呀,又不是我让她哭的?”

   朱华华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   我说道:“知道什么。话说贺芷灵真会哭吗?她是什么人,她会哭?我不相信。”

   我的确不相信贺芷灵会哭,贺芷灵那样子的人,什么大场面没经历过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会哭吗。

   但即使经历这么多,她也有可能真的会哭,因为爱情是她的软肋。

   她表面再坚强,心似钢铁,也无法掩盖得住她容易被感情伤害的事实。

   朱华华说道:“眼睛红。”

   我说道:“也许熬夜还是犯困吧。”

   朱华华说道:“不一样。”

   我说道:“不一样,看起来就是肯定是哭过,是吧。”

   朱华华说是。

   我说道:“那你干嘛这么看着我,又不是我逗她哭的。”

   朱华华说道:“你去哄她。”

   这?叫什么话。

   朱华华让我去哄贺芷灵。

   朱华华喜欢我,却让我去哄贺芷灵,她的心是有多大,她不吃醋?

   还叫我去哄贺芷灵。

   我说道:“你让我去哄贺芷灵。”

   朱华华说道:“是。只有你能让她开心起来。”

   我问:“你不吃醋。”

   朱华华说道:“她开心就好。我从没见过她那么难受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她难受,她不高兴,她不舒服,你心里比她还更加不舒服,更不高兴,更难受,是吧。”

   朱华华说道:“快去。”

   朱华华还让我去哄贺芷灵,她难道不知道贺芷灵就是因为我和朱华华的事而难过的吗。

   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