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87_a2074

   周云凡四个人在那间密室,没法打开隐形电梯门,自然也就无法乘坐家用微型升降电梯追踪,更何况担心电梯陷阱,遭遇反杀。

   只好带着欧阳玉兰她们,从原路返回,周云凡凭“道眼”的超强透视,很快锁定从密室里逃出来的那个人到了别墅负一层。

   还有就是从地底三条通道窜出来的六个人,准备乘坐家用微型升降电梯,当周云凡四个人一路追击,那个双腿受伤的人,在那六个人的护送下,竟然乘坐家用阁楼伸缩电梯,走向别墅地下负一层。

   这是一条应急逃生通道,可惜他们错判了形势,遇到周云凡一行四人,就是他们的不幸,经过“道眼”一路的透视,他确定被激光枪击伤双腿,从密室里逃出的那个人,就是谢秋皓。

   特别是听到那六个护送者当中,有人低声叫了一句“秋皓兄,这是怎么啦?”周云凡算是锁定了谢秋皓的踪影。

   带着欧阳玉兰她们,把“隐遁道术”发挥到极致,紧跟其后也很快抵达别墅地底负一层。

   此时此刻,谢秋皓被那六个人护送上了一辆黑色奔驰加长款防弹车。

   这时候,周云凡手里的便携式高能激光枪,嗞地射出一枪,对准的目标不是驾驶室上面的人,而是射穿那辆车的后轮,做到一枪爆胎!

   驾驶室里面的人,驾驶技术高超,车子失控,甩了好几个急弯,猝不及防之下拐了好一会儿,才刹住失控的车子。

   这时候,周云凡注意到那辆黑色奔驰加长款防弹车身上,露出几个小眼,不难看出那是枪眼,哇靠!这是辆特殊改装车。

   正当车里面的人,把枪口通过车身上面的小眼,准备反击的时候,周云凡同欧阳玉兰她们,手里的便携式高能激光枪,几乎同时开火,枪枪射中车身上的小眼。

   里面的枪还来不及射击就哑火了,这是多么悲催的事,糟糕透顶,憋屈之极,更可怕的是,他们持枪的手,都被高能激光束烧灼,受伤严重,只有驾驶室里面那个人,侥幸没受伤。

   夏天的纯美一天

   表面上看,到了相持阶段,其实是假象,赵玲珑给周云凡暗中购置的这批激光枪,当真是给力,眼下,相持不到十秒钟,周云凡一行四人个,占据四个不同的方位,手里的激光枪再次化身为等离子远距离切割机。

   在三十多秒钟之后,那辆奔驰加长款防弹车,被激光烧灼切割,立即千疮百孔,到后来车身被肢解!谢秋皓一行七个人借防弹车负隅顽抗的想法,彻底泡汤。

   七个人的身体多处被激光烧灼击伤,全身伤痕累累,岂只是一个惨字了得!

   太憋屈,完全是被虐的节奏。

   为达到这次行动少受伤,追求不受伤的指标,周云凡同欧阳玉兰这次夜袭行动之初,四个人装上了超轻柔性防弹衣。

   它给周云凡同欧阳玉兰她们的感觉,同布料一样,轻便柔顺,里面采取了浅泡沫橡胶新型布料,与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纤维搭配制作而成的新型防弹衣,能媲美最尖端的液体防弹衣。

   眼下,更何况周云凡一行四个人,把“隐遁道术”发挥到极致,一连串的虚空瞬移,就到那辆被肢解的奔驰车旁。

   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和朋友的残忍,周云凡谨记这一点,靠近后,首先是用激光枪把包括谢秋皓在内车上所有人的手,悉数击穿,不给他们七个人具有反击能力。

   把这伙穷凶极恶之徒逮捕后,周云凡让欧阳玉兰她们控制了场面,谢秋皓已经重伤致残,周云凡揪住他的衣领,从那堆废车残骸里,象拖死狗地一样拖出来。

   欧阳玉兰她们不用周云凡吩咐,把谢秋皓这些豢养的死士,悉数从那辆报废车内,拖到远离那辆废车,避免油箱爆炸起火。

   紧接着,欧阳玉兰从负一层的车库,拿来一个灭火器,对那辆肢解了奔驰车,就是一阵喷发,把爆燃的可能性降到最低。

   周云凡无声无息之中,施展“弹穴神针”这门绝技,刺中七个人的额头印堂穴,让他们陷入昏厥当中。

   接下来就是,对谢秋皓施展“八卦魂技”之搜魂术,他那梦呓般的自述,在周云凡怒目横眉的引导下,这家伙爆料出过往的内幕,真让人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   原来当年周云凡的父亲周卫民带领一班兄弟离境,执行一项绝密任务,谢秋插也参与,只不过他已经被境外一个邪恶组织同化,出卖情报,致使任务失败,就只有他潜回境内。

   后来司徒兰芝的父亲司徒晓岚,这位周云凡父亲的结拜兄弟,带队查找真相,再度陷入绝境,他身负重伤,奄奄一息,在队员的誓死护送下,才回到境外,变成活死人,直到周云凡出手救治,才活过来。

   眼下,周云凡对谢秋皓进行另类刑讯,得知当年大量混乱的内幕,是想一下,谢秋皓在龙卫营得了志,带来了多么严重的结果。

   可以说谢秋皓这个人死百次千万都不够,这样的人就该下地狱,不入轮回,永世不得超生!

   尽管义愤填膺,周云凡没有失去理智,掏出手机,第一次主动拨打司徒晓岚的电话,这事交给他来处理最为合适稳妥。

   周云凡叮嘱欧阳玉兰,欧阳玉蕙,还有凌幻璇控制现场,他独自返回地上别墅,准备逐间房搜查一遍,没想其中的一间卧室,房门敞开,灯光通明。

   里面坐在一个十八岁的少女,主动起身来到门口,用凄婉的声音说:“周哥哥,来了。”

   周云凡的回答是:“我又不认识,没必要这么热情。”

   “周哥哥,能不能看在我是杨语嫣姐姐跟班的份上,给我们留一条活路?只要答应了,让我做什么都行,呜呜。”美少女说到后来竟然还哭上了。

   “很多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子,真相已经揭开,最后的处理结果,不是我说了算,明白吗?这是种什么样的因,就有什么样的果,公道自在人心。”周云凡有点无奈地说。

   “呜呜.周哥哥,我叫许茜茜,叫我茜茜好了,真诚恳求帮帮我们。”

   周云凡心肠一软:“放心吧,外公家会得到公证的对待,我需要做的事,就是好好读书,将来做一个正直有为的人。”

   不想说教,此时此刻,却不得不说,周云凡不忍心让如此阳光的美少女,今生从此活在阴影绝望之中,感到生活没有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