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20_a2072

   在包厢的门口外面,薛羽眉他们都看着我,他们都站在包厢的门外走廊。

   我也看着他们,说道:“和黑珍珠闹了一架。回去了。”

   薛羽眉说道:“她很生气我们这么做。”

   我说道:“的确如此,很生气,觉得我们这么做,简直就是在逼宫。”

   薛羽眉说道:“我们是没有逼宫的想法,但是这么联合起来反对她,是有点逼宫的样子。”

   我说道:“那你们觉得呢。”

   薛羽眉说道:“不这么做也没办法,总不能让她和我们自己盟友对掐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是啊,自己消耗自己,乐坏了敌人了。”

   薛羽眉说道:“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恨贺芷灵。”

   彩姐说道:“为男人。”

   彩姐瞟了我一眼。

   彩姐说道:“红颜祸水,男人有时候更是祸水。”

   90后清纯姑娘变装秀大眼

   我说道:“你这是怪我了?”

   彩姐说道:“难道不该怪你吗?如果不是你自己玩感情太极玩爱昧,她们会这样子吗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彩姐,我们现在是就事论事,你现在这么说的话,把我枪毙打死了,也没用啊,她们还是要对掐啊。”

   彩姐说道:“拒绝执行对抗贺芷灵的命令就是了。”

   薛羽眉说道:“这么做的话,黑珍珠心里肯定恼我们。”

   彩姐说道:“那也总比走错的路子强。”

   一个人走了过来,道:“珍珠姐这些天恨贺芷灵不是因为张河,而是她的楼盘出事了。”

   是张自。

   我们众人都看着张自,张自过来了。

   我问道:“怎么回事了。”

   张自说道:“到包厢里说吧。”

   我们众人一起进了包厢。

   张自告诉我们,那楼盘出事了,之前的那铁总动了手脚,买通了施工方,地基倾斜,然后有人捅到上面去,上面压下来,但是黑珍珠用自己的人脉,背景,搞定了。

   虽然是搞定了,但是楼已经盖起来了一半了。

   我说道:“那为什么要恨贺芷灵?贺芷灵当时警告过她,劝告过黑珍珠,不要搞房地产,她搞不起来。贺芷灵自己都知道她自己做不起来,所以贺芷灵没有敢轻易去接触这一块。毕竟大家的敌人太多了,有人一旦动手脚了,这房地产,保准出各种麻烦事。为什么要恨贺芷灵?贺芷灵劝告过了,应该感恩贺芷灵感谢贺芷灵才是。”

   也难怪黑珍珠这段时间郁郁不乐的,原来是搞的这个房地产出事了,再加上我这边总是伤她的心。

   薛羽眉说道:“这正是黑珍珠恨贺芷灵的原因。”

   我问:“为什么呀。”

   薛羽眉说道:“你要知道我们珍珠姐什么性格,不服输。倔强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这和你一样。”

   薛羽眉说道:“更不会服输贺芷灵,她一直拿贺芷灵来对比。贺芷灵说让她不要做,她更是要做,更是要做给世人看,给贺芷灵看,你不是说我不行吗,我就做给你看。结果真的做不起来了,她能喜欢贺芷灵吗。”

   我说道:“那贺芷灵人家是好心好意让她不要这么做的嘛。”

   薛羽眉说道:“魏国皇帝曹睿去世了之后,拥立了两个托孤大臣,一个是司马懿,一个是曹爽。司马懿是功劳卓著,而曹爽是曹家的自己人,曹爽不满司马懿功劳显著,自己也想带兵出征为魏国建立功业讨伐蜀国,司马懿上去劝阻不让曹爽出征,说曹爽能力不行,会失败,曹爽更是铁了心要出征,结果真的失败了,带去的十万兵马差点被蜀国给军歼灭,从此之后曹爽更是恨司马懿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薛羽眉你这么比喻,是什么意思啊?”

   薛羽眉说道:“黑珍珠觉得,贺芷灵用的心理暗示来激怒她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怎么可能呢!”

   贺芷灵向来是个善良之人,怎么可能会那么毒呢。

   贺芷灵当时的确是和我说了,告诫黑珍珠不要轻易接触房地产这一行的,因为仇人敌人太多,怕是黑珍珠遭人陷害做不起来,这明明就是善意的告诫,怎么就成了恶毒的心理暗示激怒呢。

   我说道:“这不可能,贺芷灵不是这么想的。”

   薛羽眉说道:“关键是我们珍珠姐就是这么想的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这也想太多了吧!如果是我,应该是觉得感恩贺芷灵才是啊。”

   薛羽眉说道:“珍珠姐变得愤怒,嫉妒,不平衡。失去理智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至于吗?”

   众人沉默了。

   张自这时候说话了,说道:“我不该和你们说这个事的,可是迟早大家也都会知道的,珍珠姐烦着该怎么处理好房地产的这个事。你们觉得该怎么

   解决呢?”

   我问:“那她是怎么想的?”

   张自说道:“两个选择,一个是推翻重新盖,亏很多钱。一个是经过补救措施后,照样卖。”

   我问道:“补救措施后会怎样?”

   张自说道:“肯定还是有安隐患的,也许以后会慢慢的倾斜越来越严重,然后倒塌。”

   我说道:“那不是害人吗!会死人的!”

   张自说道:“可能是经过了十几年二十年才会倒塌,不影响销售。过个几年,到时候倾斜的时候,隐藏身份告知业主们大楼发生了倾斜,他们也不会知道开发商一开始就知道了这件事了,他们会自己搬走。”

   我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这样就不死人了,所以心里就过意的去了?”

   彩姐说道:“有些地产商确实就会这么做,更狠心的,有卷款跑路成烂尾楼的。”

   我说道:“那我们珍珠姐没有想过要跑路吗?”

   张自说道:“她是喝醉了才和我说的,我不该和你们说,可是我看着她每天这样子,心里难受,我来和你们说,希望你们能帮到珍珠姐。”

   我看着众人,说道:“大家有什么好想法吗?”

   众人都低着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