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9_a2076

   “那边发生什么事了?”射命丸文疑惑的自语,所看的方向正是迷途竹林,刚刚那边有传出震荡,似乎是有打斗的动静,刚好现在没什么事,稍一寻思,射命丸文就有了主意,方向一转,往那边飞去。

   忽然间,迎面有个东西飞来,射命丸文下意识就要躲,可在看清那是什么以后,愣了,在擦身而过之际,伸手抓住;“哇啊!真的是你,发生了什么!”

   在永远亭的存在曝光后,其中的内部构成被外人所知晓,最上的是作为主人的辉夜公主,还有负责照顾辉夜的八意永琳,以及一众兔子们,值得注意的是,虽然主人是辉夜没错,但说起永远亭的最强,至高,当之无愧的是八意永琳。

   射命丸文的眼睛差点没瞪出来,这个突然飞过来,看上去蛮狼狈的身影,居然就是那位深居简出,平时很难见到的八意永琳。

   “呸!”吐掉一口血水,八意永琳甩开射命丸文的手,向下飞去,一头砸进迷途竹林里。

   射命丸文呆滞片刻,猛地意识到了什么,眼睛里闪烁着精光;“新闻!大新闻啊!”

   大略的观察了下,判断出战斗的准确地点,射命丸文小心翼翼的降落,从外往里的逐渐靠近,脚不沾地,速度飞快,很快,抵达了可以看到,却不会受到波及的最安全距离,探头观看。

   见是永远亭的两位,在合力围攻一个没有见过的陌生人,第一眼的印象,很强大,能同时面对永远亭的主人辉夜,永远亭的最强八意永琳,这份实力就足以称道了。

   其次是样貌,很漂亮,很好看,这个在幻想乡里遍地都是,因此不稀奇,比较引起射命丸文注意的是,那个少女看起来状态并不是特别好,惨白到犹如死人的脸色,病态的肌肤,无法想象是身患了何种疾病才会折腾成那。

   她是谁,幻想乡的新居民?隐藏至今,刚刚出现的?诸多的猜测跟想法在射命丸文心间浮现,而在她想这些事的时候,战况越演越烈。

   先是永琳,辉夜使用自己的拿手绝招,尽数落向七实,全部命中的下场是不见成效,七实的眼睛,耳朵,精神,包括身体的各个部位,毫无弱点跟突破口。

   不时的,七实会动手打一拳,动一掌,往往那个时候,永琳或是辉夜均会被重创,那等伤势,换做别的人,别的种族,早就死翘翘了,只因为两女是蓬莱人,不老不死,无论伤多重,也能很快恢复。

   甜蜜和忧伤的诱惑

   看着打的惨烈,实际上,双方都奈何不了彼此,这也只是暂时来说,七实并不只是单纯为了打败永琳,她是为了让永琳认识到彼此的差距,这样,就有必要在各方面都表现一下。

   比如,那无法打破的防御,七实在异世界的十几年间,曾亲眼看过数不清的奇珍异兽,大山里,深海中,天空上,见稽古之眼让七实得到了它们的能力跟体质,也就造成了七实现如今的至强身躯,目前已知的,除了七实自己能够对自己造成伤害,其它人,还没有出现过。

   在战斗过程中,七实还学会了独属于辉夜,永琳的能力,法,不用口口相传,也不用辛苦的去练习,七实只要看就可以,对手的强大,等同于她的强大,假如真的出现了比七实要强的存在,七实也可通过见稽古之眼,将之变成她自己的。

   七实的弱点确实是耐力不够没错,但这不代表就可以随便的伤到她,拿下她。

   “真的假的!”射命丸文呆若木鸡,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,很快想起新闻的事,赶紧拿出相机偷拍,还同时做好了逃跑的准备,一旦出现什么意外,没的说,马上遛。

   “有这样的事···”永琳无言,不管什么手段,当着七实的面用出,让七实看到,马上就会被七实学会,反过来对付自己,辉夜的永远与须臾也被七实掌握,自己使用的时候是非常好用的能力,轮到别人使用,自己遭遇,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。

   “咳!”忽然间,七实咳嗽了声,嘴角溢出了血,没有在意,用手指一擦,舌头将之舔回,涌上喉咙的血重新咽下,本就惨白的肤色,更加白了几分,说是随时都会死,咽气也可以。

   “啊,就先这样,到此为止吧。”七实轻轻道,动用隙间将辉夜,永琳给抓到面前,使两女背对背重叠在一起,抬起的右手中浮现出八卦图,拍按在辉夜的肚腹,左手中闪烁着五行图,按压在永琳的肚子出,这即是,七实从永琳那现学到的天罗地网。

   没有如永琳那样,用珍贵材料作为核心跟盘,七实是直接把永琳跟辉夜当成了天罗地网的基础材料,使两女化为了天罗地网的一部分,共同被锁住。

   见稽古之眼,不只是单纯的模仿,拿别人的东西用,而是让七实得到了对方的全部,充分的理解了那一法的所有内涵,这是活的,不是死的。

   “什!”永琳大惊,下意识就要反抗,立马身上浮现出了数不清的线绳,把她和辉夜捆缚,背靠背,屁股挨着屁股,头贴着头,皮肤因为被线绳的勒紧而变的生疼,因为是连着一起,就连没有反抗的辉夜也受到了捆缚。

   “这是以你的天罗地网,额外添加了点别的东西组成的,解开应该不难,最多能分开十米,不妨碍游戏,我···咳!”说着话,七实又咳嗽出声,身子弯下,从嘴里咳出的血,把手给染红。

   永琳见状大喜过望,忙是开口道:“给我!你的血给我!”

   七实眨眨眼;“我的血很危险,不能随便外泄。”摇头拒绝,就准备抹除掉这些血。

   永琳急了,奋力的挣扎着,她一使力,天罗地网即刻发挥作用,无数的线绳出现,把她和辉夜捆缚在一起;“住手!我只是要研究而已!你的血有多危险,我当然知道,不会随便拿去外面!”

   七实没听,坚持的销毁掉那些血,永琳呆了,眼睁睁看着七实手里的血被抹消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   “我不会拿别人的生命去赌,抱歉,这血,我不能给你。”七实说罢,侧头看了眼远处的方向,躲在那的射命丸文暗惊,连忙缩头。

   “七实···你,没事吧?”辉夜。

   “啊,没事,这是常有的事,毕竟我的身体很脆弱嘛。”七实笑笑,身旁隙间打开,迈步走入其中。

   “再见。”

   道别的声落,人也跟着消失,只留下被天罗地网捆缚的永琳和辉夜,还有将这过程全看在眼里的射命丸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