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25_a2047

   () 苍凉的风从山峰坟冢前吹来,明明是无拘无束的风,此时却透着一股沉闷压抑、悲怆荒凉的感觉,似乎有无数亡魂在风中哀嚎,叫人心脏一紧!

   云轻言百分之百确定,那一轮红日,绝不是她在天元大陆看到的红日,这里应该是另一个小世界,镶嵌在天元大陆中的另一个空间!

   这,到底是谁的冢?

   这里,又是埋葬镇压的谁?

   云轻言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,像是要揭开一个巨大的秘密一般,紧张得砰砰直跳!

   没有害怕,没有慌张,只有激动和迫切!

   似乎有一道声音催促着她向前!

   “殿下,这是感应符。

   我们不能同您一起前去地宫内,这块感应符可以帮你感应你力量的方向,请您收好。”大长老双手恭敬地为疆无涯呈递上一枚用紫水晶雕刻的符文。

   疆无涯从黑袍中伸出两只修长的手指接过,遮挡的银质面具叫人看不出他的神情,“哦?本殿收下了,你们快开启地宫石门吧。”

   天空的血日越升越高,逐渐挂上正中央。

   而此时,黑袍大长老也带着剩下的几名黑袍使者动了起来!

   花季小芭秀气动人

   他们身上气息暴涨,骇人的威压从身上飙射而出,掀起狂风涌动,几乎要将他们身上的黑袍给掀开!

   浓重的威压让云轻言感到一阵窒息!

   这几人的修为境界,比那个和丹无极出现在云家的玄尊还要高上数倍!

   她心中暗暗庆幸,幸亏自己之前没有暗中对疆无涯动手,不如以对方的力量,绝对能在她动手之前发现!

   这无关其他,只是实力单纯的碾压。

   不过……如果这几名老者不能同疆无涯一起入地宫……

   想到这个,云轻言眸底闪过一丝狡黠的邪意。

   现在尊阶她对付不了,疆无涯的修为气息,却不过是玄阶左右,若她修为能恢复到盛时期……

   云轻言心底打着小算盘时,几名黑袍使者已经口中已经念起了咒语,他们眼都不眨,一刀割破自己手掌,汩汩鲜血便从手心中流出!

   “以吾之血,祭亡者之地!

   以吾之血,慰亡者之魂!

   以吾之血,安亡者之灵!”

   低哑苍老的声音从黑袍者兜帽下逐渐传出,风中哀嚎呜咽声越来越响。

   阴风呼啸,像是有战死的亡魂随着阴风从身侧飘过,云轻言感觉到周身的温度瞬间阴冷了起来,裸露的皮肤上瞬间泛起一层敏感的鸡皮疙瘩。

   而此时,邪狞鲜艳的红日也正式挂在了天际正中,直落在青峰坟冢之上!

   “破!”随着铿锵的一声落下,整个山岳爆发出一阵动天彻地嗡鸣之声!

   “吼!”

   “吼!”

   “吼!”

   一声、两声、三声!

   一声接着一声咆哮传来,像是透过另一个世界的罩壁而来,震耳欲聋!

   仿佛有一只又一只遮天蔽日的洪荒巨兽在接连引颈长啸!

   不知道是不是云轻言的错觉,她总觉得,那第三声兽吼,似乎在哪里听过!

   随着三声巨大的兽吼落下,紧接着,却是万兽齐鸣的声音,汇成了一曲宏大的交响乐!

   奇怪的是,这四周,却连一只魔兽的影子都看不见!